当前位置:Q迅家园 >> QQ空间日志 >> 情感日志 >>

多年以后 我与已婚女神一夜情

作者:qqxoo 文章来源:猫扑 点击数: 更新时间:2013-05-13 13:05

林是在“五一”假期里与我联系的,我们通过网络进行了沟通。林说,如果不是因为太寂寞了,他也不会有倾诉的动力,五天的假期,他在对爱人的思念中越来越郁闷。他说,再这样憋闷下去,也许他会在他一直坚守的原则边缘崩溃。

  关键句1———借着酒精点燃的兴奋,我说:“欢子,其实我上大学的时候很喜欢你,你知道吗?”她大概也有点醉了,微笑着问我:“那你现在还喜欢我吗?”
  关键句2———我开始质问她,她居然没有太多的慌张,她说:“他向我求婚,我正在考虑。”
  “你也向我求过婚,我考虑好了,我喜欢你,但不能和你结婚。”

她成了我兄弟的女友
  我看过《那时花开》,虽然这并不是一部很特别的影片,但却让我流泪,因为我的经历就像电影里描述的一样,那么我们就叫她欢子好了。

上大学的时候我很喜欢打排球,强和我就是在排球场上变成兄弟的,我们一起入选了系里的排球队,我是二传手,强是主攻手。每一次强跳起来扣球的时候,总会有一个清脆的声音为他叫好,循声看去是一个短发的女孩。应该说欢子长得不算好看,但她的身上有一种活力,尤其是她大声喝彩的时候,那种飞扬的神情仿佛有一种感染力,能够照亮我的心。不过,因为强是主攻手,所以,欢子的喝彩是属于强的,但忙于进攻的强看不见欢子飞扬的笑,而陶醉于欢子笑容中的我却走不进欢子的视线。

强当时有一个高中里的女同学,两人一直通信,我们一直开玩笑说这是强的女朋友。那个女孩还到学校里来找过强,是个漂亮女生,细眉凤眼,皮肤白皙,娇滴滴的样子,跟高大健壮的强走在一起很相配。

 一天打完球赛,欢子喊住了我,我的心里一阵欢喜,可是她找我只是为了了解强的女朋友。然后她说:“明天我要参加学校的歌唱比赛,你能帮我约强去看吗?”

校园里这样的活动总能吸引很多人。我约强一起去,但没有说是欢子要求的,可是,那天精心准备过的欢子是那样的引人注目,不仅吸引了我,也吸引了强。她穿了一条白色的连衣裙,黑亮的短发整齐地覆在前额上,她自己弹钢琴为自己伴奏,唱的是李叔同先生的那首《送别》。这是我最喜欢的一首歌,被她那清脆的嗓音演绎着,虽已过去了好几年,我却一直无法忘记。
那场比赛之后,强和欢子走到了一起,也许是为了感谢我帮她把强带到她的身边,欢子对我也很友善,我们打比赛的时候,她总会买两份冷饮,周末出去玩,也常常会拖上我这只电灯泡。
接触的时间越多,我越喜欢欢子,可是,她是强的女朋友,而强是我的好朋友。我虽然可以常常看见她,却与我希望的那种约会是不一样的。好景不长,大三的时候,欢子和强吵翻了,连带我也成了受冷落的对象。强很快有了别的女朋友,我想去找欢子,但她也有了新的男朋友。
 
我与她开始于一夜情
  大学里的欢子留给我的是无法忘怀的美好印象,但随着事过境迁,我们走上了社会,开始为生计奔波,那些诗意的青葱岁月终究成了回忆,欢子美好的笑脸渐渐地从我的记忆中淡了,变成了照片里的一张熟悉的脸。可是,命运却又让我遇见了她。

那天,我在地铁一号线人民广场站上车,身边一个黑衣的女人低着头在打电话,我只听见最后一句:“那就这样好了,等你回来再说!”我听她的声音有点熟悉,就下意识地侧过头去看了一下,她也正好抬起头来,我们两个人都愣住了:“林,是你呀!”她的声音还是那么清脆,不过她烫了头发,脸上也化了淡淡的妆,与排球场边那个神采飞扬的女孩已经判若两人了。相逢是如此的偶然,我们匆匆聊了两句,生疏地互留了名片,她便匆匆地下车了,我看着她的背影,恍然若梦。

过了几天,我终于打了电话给她,她迟疑了一下,答应了我的邀请。那天我们约在静安公园里的一家东南亚饭店。玻璃窗外是幽静的树荫和湖,我们坐下来,安静地吃着饭,互相对望,这家饭店环境优雅,优雅得让人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吃到一半,欢子说:“这里太闷,我们换一家店吧。”

她带我坐进了一家火锅店。我们开始喝酒,借着酒精点燃的兴奋,我说:“欢子,其实我上大学的时候很喜欢你,你知道吗?那次歌唱比赛你唱的那首歌是我最喜欢的。”

 她大概也有点醉了,微笑着问我:“那你现在还喜欢我吗?”

这句突兀的话使我一愣,她紧接着说:“你看,人的情感是最脆弱的,没什么天长地久的事。”

听了她的话,我的心忽然揪了一下,我脱口而出:“谁说的,我到现在还喜欢你,只要你愿意。”

欢子咯咯地笑起来说:“我愿意。”

她的脸上又出现了那种神采飞扬的表情,我仿佛回到了校园时代,没有强,没有成长,我和欢子面对面坐着,我仿佛嗅到了爱情的味道。
 
那晚,我们喝了很多酒,糊里糊涂地回到了我的家,欢子在我的卧室里转着圈,笑着说:“林,你真的还是一个人。”

后来,欢子吐了我一身,我去浴室清洁的时候,她悄悄地溜了进来,我们抱在了一起,并且有了进一步的发展。
 由于喝了太多的酒,那晚的事情我记住的并不多,现在回想起来更像一个梦。

 她结了婚正在离婚
  清晨醒来的时候,欢子睁着眼睛躺在我的身边,我抱着她,对她说:“欢子,我们结婚好吗?”她说出的那句话却像一把刀戳在我的满腔温情上:“我已经结婚了。”


她冷静地离开了我的家,我却有一种想哭的感觉,男人与女人之间的一夜情,男人也会有被伤害的感觉,我安慰自己:“欢子并不是玩弄我,我们只是酒后失去了控制。”

这一夜之后,我再也没有打过电话给她。三个月以后,她打了电话给我,声音平静就像我们之间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:“林,晚上一起吃饭吧。”

这个像命令一样的邀请,我本该拒绝,但鬼使神差的我还是去了。欢子穿着橙色的裙子,一看见我,她就开心的笑了:“知道我们庆祝什么吗?我离婚了!”多日的郁闷被她的这一句话轻而易举地吹散了,欢子又说:“那天在地铁上遇见你的时候,我们正在电话里谈离婚的事情,我不是因为你离婚的。”

 反正她已经是独身了,我才不管是不是为了我呢,我看见了希望,我和欢子的恋爱正式开始了!那些日子真是快乐,一有时间我就去接她下班,陪她逛街,我们还一起出门旅游,杭州、青岛、海南、厦门,我品尝到了美梦成真的滋味。

她又恋爱了王子不是我
  可是,这样的甜蜜持续了半年以后,欢子开始行踪不定,每次我找她的时候,她总是在开会、在出差。直到情人节,中午欢子约我吃饭,她说,晚上有个应酬。我们一起吃午饭的时候,她接了一个电话,看了一眼屏幕上的号码,按下接听键,一边应答一边起身:“好的,你等一下,好像信号不好。”


她的动作让我起疑,谁说女人才有直觉?我断定晚上她绝不是去应酬。
  我真的不相信自己会跟踪欢子,可是我做了。我看见她从大楼里出来,一个开着蓝色POLO车的西装男人来接她。我打了一辆车跟着她,他们在恒隆停下来,在采蝶轩入座,他们的手拉在一起,那个男人甚至还摸了摸她的脸。


我开始打欢子的手机,手机转去了语音信箱。我回到家一个人喝闷酒,将近午夜的时候听见欢子按我的门铃,一进门她就轻轻地吻了我。然后说:“你怎么这么大的酒气?”
  借着酒劲,我开始质问她,她居然没有太多的慌张,她说:“他向我求婚,我正在考虑。”


我问她:“那我呢?”
  “你也向我求过婚,我考虑好了,我喜欢你,但不能和你结婚。”
  那晚,我打了她一耳光。第二天我的酒醒了,欢子又来找我,她说,她准备和那个西装男人结婚,但她还和以前一样的对我,因为我和别人是不同的。


 “五一”长假,欢子忙着筹备婚礼,我一个人在家看着她为我准备好的碟片,吃着她帮我准备好的食物,但听不见她的声音,看不见她的笑脸,非常寂寞。

 以前,我也经常一个人在家呆着,那时我的心是平静的,但现在因为思念和忧伤,我变得无比烦闷。我不想失去欢子,但又无法接受她的安排。

 


    更多关于"女神,一夜情"的资讯
    声明:本网站属于非经营性个人网站、出于个人爱好所做,任何人不得用以非法及商业目的
    如有任何疑问,请联系站长:风海林  浙ICP备08002375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