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Q迅家园 >> QQ空间日志 >> 情感日志 >>

无耻男友脚踏3条船 还敢说想和我厮守

作者:qqxoo 文章来源:网易 点击数: 更新时间:2015-03-25 14:11

网友倾诉:

动情 因为温柔

衍文是我的同事,之前并不相熟,点头之交,姓甚名谁都不清楚。2009年3月,单位重组,人员和岗位大变动,很巧,我和衍文被分到同一办公室,办公室里就俩人——我和他。一个男人,一个女人,朝夕相处,很多事情逐渐微妙。

那年,我41岁,衍文34岁,我们都有各自的家庭。我先生在外企工作,女儿13岁,已经上中学。其实,我和先生关系不错,但十几年夫妻,爱情早已变为亲情,重视彼此的存在,却忽略彼此的感受。

先生很忙,又是个极粗心的人,有时我给他打电话,想撒撒娇,我问:“老公,晚上下班了想吃点儿什么?”他总是简短了结:“随便,就这吧,正忙着呢。”

先生话少,但对我和女儿、对这个家相当尽心,他终日奔忙,只是为了让所有人过得更好,先生毫不藏私,他把工资卡交到我手中,偶尔有些外快,也如数上缴,只留下最基本的生活费用。

衍文的妻子我没见过,听说很漂亮,跟衍文的感情却不怎样,甚至有小道消息说她跟单位领导有染,尽人皆知。知道这些后,我看衍文时便带着几分同情,这是个不错的男人,怎就如此倒霉?

衍文的业务水平不高,但人缘很好,见人总带三分笑,碰见别人有事,总是第一个站出来帮忙。我跟他同在一个办公室,享受了不少好处,有时犯懒,不想去食堂吃饭,衍文就自告奋勇地帮我买回;有时加班,衍文就劝我先回家,他守在那儿,有事儿电话联系。

衍文对我的关怀越来越多,多得有些不正常。我不是没有警觉,但同时也有女人被关怀的喜悦。衍文和我先生性格互补,一个细腻,一个粗犷,那时我常想,要是二者能集于一身该有多好。

某天中午,我趴在办公桌上小憩,屋里的温度很低,我睡得颇有冷意,却懒得起身加衣。迷迷糊糊间,突然觉得肩膀上一热,勉强睁眼一看,是衍文,他正拿着自己的夹克往我身上披。

我本能地躲闪,却因为起身太猛,一下子闪进了他的怀里,我想躲,却没躲开,因为自己已被他紧紧揽住。

爱情就这么开始了,我和衍文毫无防备地陷了进去。也许是有防备的,却没能成功。在上面那件事发生后不久,我意识到这种关系的危险,曾试着换了个部门,去了另外一间办公室。

但人虽走了,心却留下了,我整日莫名地想着衍文,衍文也总是通过各种借口出现在我眼前。挣扎了足足两个月,防线最终崩溃,我再也忍受不了思念的煎熬,重新回到原点。

相爱 也有波折

我在爱情里享受着痛苦的甜蜜,一面是爱情,一面是家庭,我都不想放弃。在这方面,衍文比我仗义,他开始和妻子谈分手,他妻子经常出差,一去就是十天半月,俩人之间早已名存实亡,衍文想借着这个机会解脱出来。

2009年10月,衍文从家里搬出来,住进了父母家,同时向妻子提出离婚。按照我的理解,他妻子肯定会同意,夫妻关系都到了这个地步,何必苦苦纠缠。可出乎意料,对方竟拒绝了衍文,二人的离婚大战就此拉开序幕,直到今天,这场拉锯战依然没有终点。

衍文希望从我这里得到同样的回报,可我做不到,我放不下孩子,也割舍不下丈夫,那个家早已和我融为一体,我容许自己感情外逃,却做不到抛家弃子。

我对衍文说:“对不起,在这件事上只能永远欠着你,如果你觉得不公,可以退出。”衍文思索良久,很大度地一挥手,“没关系,我等着,等着你想通的那天”。

有段时间,我和衍文的感情如漆似胶,几乎到了寸步不离的地步,趁着我高兴,衍文又几次提出让我离婚,但不管当时的情绪有多高,只要那句话一出口,我会立刻冷静下来,重申自己不愿离婚的立场。

为了这事,我们吵过闹过,甚至说到分手,都是我主动提出,但衍文坚决不允,他摔手机、摔凳子,甚至以头撞墙、用烟头烫自己,每每看到他那副悲伤绝望的样子,我的心立即软化,我搂着他的肩,轻轻安抚,“现在这样不好吗?何必那么苛求?”

衍文家有几套老房,当时正赶上拆迁,按照以房换房的标准,会得到三套大小不一的新房,他和妻子的离婚一直悬而未决也与此有关,也许他妻子想借机分些利益。

之前衍文曾对我说,为了证明他对我的真诚,会在房产证上写下我们俩的名字,我没往心里去,只把他的话当成男人的讨好,不属于自己的东西,不要也罢。

2010年年底,换房一事进入实际操作阶段,衍文又告诉我,鉴于他妻子的强硬,他将不得不把妻子的名字写上房产证,之前给我的承诺不能实现,请我谅解。

说实话,我心里很不舒服,倒不是为了那几套房子,而是觉得衍文并无离婚的诚意,他的决心也许并没想象中那么大,也许,他只是为了敷衍。不快归不快,在这件事情上,我并无正当的愤怒理由,也就不了了之。

痛苦 渐近真相

相处中,我逐渐发现衍文的缺点:太抠门,太计较。他常在我面前有意无意地诉苦,手机没话费了、衣服太旧了、皮带该换了……对待自己的爱人,我向来大方,只要他提起,马上解决,但次数多了,也觉得别扭。

还有,单位同事经常一起吃饭,每逢埋单时,衍文总有各种理由闪身,去厕所、接电话、玩手机,花样百出,同事们背地里也有议论,“衍文这人什么都好,就是太小气,不像个男人”。

衍文的行为充满矛盾,一方面斤斤计较,一方面却也大方。去年我过生日,他送了我一条白金手链,好几千块,去年年底,他给我买了一件羊绒衫、一条羊绒裤、又花了三四千块。

我一思量,这么个“抠门儿”的人,竟舍得在我身上如此花钱,一定是因为爱。因为这份爱,我的爱也就更加沉甸甸的。

转眼到了今年4月,不知动了哪根神经,衍文突然想做生意,而且说做就做,几番运作下来,他跟一个女人合伙开了间美容院,具体工作由那个女人操作,衍文只是投资,偶尔过去看看。据衍文说,那女人是朋友的朋友,之前彼此并不认识,因为这次合作才坐到一起。

衍文的新店开张后大约一个月,我突然生了场病,上吐下泻,心情也变得很糟,衍文去医院接我,回家路上,我又在车上吐了个天翻地覆,大概衍文随口埋怨了一句,我大发雷霆,骂了他。这些都是事后才知道的,当时我的状态太差,整个人晕晕乎乎,什么都不记得。

我在家歇了一周,中间衍文没找我,我也赌气不理他,一周后,是我按捺不住先联系了衍文。电话接通了,我问衍文在哪儿,他支支吾吾,问他跟谁在一起,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清楚的女声:“你明白告诉她呗,我现在是你的女朋友。”

我一听就傻了,什么情况,不过一周,怎就凭空多出个女朋友。衍文的语句逐渐顺溜:“嗯,我和我女朋友在一起呢。”我控制不住地大声质问,可电话却被那个女人抢了去:“大姐,你放了衍文吧,我们是认真交往的,你又不会为他离婚……”

事后,衍文跟我解释,那天我在车上骂完他后,他心情很不爽,便回到店里跟那个女人诉苦,对方善解人意地开导他,两人越说越投机,一番小酒下肚,就把彼此折腾到了床上,也就因此成了“男女朋友”。

清醒 如何抽身

事情到了这一地步,只剩下唯一选择——分手。我和衍文都同意,他是想跟那个女人厮守,我是忍受不了他的背叛。分是分了,可我心里好憋屈,又是不甘,又是屈辱,想当初,衍文在我面前海誓山盟,那副赴汤蹈火的模样,怎会变起脸来如此之快?

最尴尬的是,我和衍文已有了分手协议,却不得不朝夕相处,因为在同一个办公室里,即使再不情愿,也要面对。

现在,我已看得很清,衍文的确不是个好男人,我们分手后,工作上的接触很难避免,他总是想方设法地撩拨我,或者抚摸我的头发,或者轻触我的脸颊,作为一个女人,一个还在试图遗忘爱情的女人,那种撩拨无异于火上浇油,把我折磨得痛不欲生。

其间,我休了好几次假,只为平复自己的心情,可衍文如影随形,我女儿过生日,他送来礼物,单位有事,他抢着通知……我不能理解,既然已分手,为何又要藕断丝连?

8月,衍文首次提出跟我和好,我问他,那个女人怎么办,他说他从来没爱过那个人,她对于他来说,不过是个排遣寂寞的活物,因为我不愿为他离婚,他得找个能暂时依靠的人。

听了这话,我真是寒心,因为我知道,那个女人对他很好,为他做饭,为他洗衣,帮他打理店面,上次衍文请同事去他店里玩,女人一副小媳妇的样子,招之即来挥之即去,给他挣足了面子,可他呢,竟在我面前说起这种话,“一个活物”,这是怎样的一种侮辱。

我拒绝了衍文,可到了9月,他再次提出和好要求,我忍不住教训他,问他到底想脚踏几只船,和妻子没离婚,和那个女人同居着,却又要与我厮守,他以为他是谁,还要不要对别人负责?

衍文玩世不恭地一笑:“负责?我对自己都不负责,何况别人。”那一刻,我真正看清了衍文的真实面目,原来他是这种人,自私自利,卑鄙无耻,我不敢相信,自己曾为这样的男人倾心。

如今,我已铁了心要与衍文一刀两断,可那个麻烦仍未解决——我们还在同一间办公室。别人都说,决意分手的人最好永不相见,可我们天天处在一个屋檐下,衍文又总是阴魂不散地纠缠,我想逃都难。

说出这个故事,实在是因为憋得难受,同时也想求助,该如何处理眼前的情况?我不是个坚定的女人,面对衍文的攻势,我不敢肯定,有一天会不会再次动摇。

从雨宁的叙述里,我们看得很清,这段感情从头至尾都是错,雨宁和衍文都是其中不光彩的角色,可笑的是,他们都把自己的诉求当做理所应当,甚至在不被满足时委屈万分,何等荒谬。

至于抽身一事,其实很简单,只要雨宁愿意。最初,为了扼杀那段不道德的感情,她换过办公室,可惜没能坚持到最后。由此看来,雨宁完全有能力改变眼前的尴尬现状,离开他,离开那间办公室,除非她还在犹豫。

对于雨宁来说,距离固然重要,但心更关键,如果不够坚决,即使相隔天涯,仍有可乘之机;反之,如果做到壮士断腕,转身只在一瞬。


    更多关于"男友,劈腿"的资讯
    声明:本网站属于非经营性个人网站、出于个人爱好所做,任何人不得用以非法及商业目的
    如有任何疑问,请联系站长:风海林  浙ICP备08002375号